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803|回复: 0

魔兽世界那些 AFK 和遗失!411au泡泡辅助 的账号里的人物会

[复制链接]

981

主题

984

帖子

444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442
发表于 2016-5-20 11:20: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蟹腰
昨晚刚刚从公会里踢了100人,此日就被聘请来答这种题目了……
了解我们办事器的人都知道,鬼的1b。昨晚两个迅捷轻风的友人和我们一起玩,很讶异我们的塔纳安丛林居然会有有数精英警报
办事器鬼天然公会就小,所以招进来的人都是宝贝,只不过昨晚我招新人进会的时辰,提示公会满了…
满了…
我第一反应不是踢人清位置,而是速即截图发QQ群:你们看,咱会此刻居然1000人了哈哈哈哈
当然该办的事儿还是得办,翻兴工会名单,把一切还在出世地的三个月以上没上过线的小号踢掉
刹时空出30多个位置
既然清就清完全点……工会荣誉中立,没有满级,会阶还在考核期,上线时间半年以前的清掉
此时我已经决心清出100个位置
然后把上线时间序次调整,从最长的发端踢
居然还有两年的…
这个是二姐的小号……留着吧
这是那个不会跑风的猎人吧……等他回来还要嘲讽他
一身元素装还口口声声本身老玩家的奶萨……切~下一个
这个法师是德国留学那个,上次大三更的聊了半天末了要为女友的事跟父母摊牌此后还没上过……等你回来看你火法插旗还能不能赢我
s盗贼……我俩承包了公会橙武收效,我担负奥杜尔橙锤他担负剩下的一切
cc的牧师……你说你特么跟着妹子去玩剑三玩剑灵此刻又玩天刀,2年了都没追上你有点前途不
龙眼你说你孩子哭了得去喂,撂下我们9私人对着乌龟大眼瞪小眼,孩子此刻都幼儿园了吧……把奶断了速即回来
水dk前一阵知乎说的那个30多岁沉沦魔兽的真像你,不过你比他顾家多了,我不在的那阵活动都靠你了……啥时辰回来让我再歇歇?
这法师刚玩的时辰啥都不会,自后在我们的嘲讽下成了公会第一法师……转服陪友人玩去的你,实名也有长远没亮过了
貂小婵啊凋小残,缺T的时辰你玩兵士缺奶的时辰你练圣骑,此刻缺人了你看着办吧
……
我花了很长时间才整理够一百个,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在阿什兰站街夸口我的爱情火箭
“刷屏告终,整理点空间,沾光了诸位~”我对公会在线的13私人说
“企望下次清人的时辰你们还会被刷屏”
顿了一下,这句还是没有发进来,而是按了ESC
——————————————————————————————————————
对不起我这次跑题有点仓皇,写着写着就跑偏了
其实下线之后,你的角色一动也不动,你也心知肚明
在你的瞎想里,你的角色会去旅店喝酒,和NPC打赌吹法螺,找武器匠修补铠甲,去孤儿院给孩子们讲讲光芒的故事,411au劲舞团。去纳格兰抢食人魔的项链,去帮海象人找回走散的孩子,去海加尔山的树上抱小熊,去四风谷打理农场,或者在河边钓上一整天的鱼
而现实上,每次你ESC加入的时辰,你的人物只会在原地慢慢坐下
然后和游戏里其他体贴你的人一道
等你回来

以上这个题目让我想起了暮暮。
我的大号70级兵士名字叫朝朝,
暮暮是个牧师,青岛女孩。
看名字就知道我们是情侣号,
没错,八年前我们网恋了,
相遇是在祖尔法拉克。
从卡拉赞打到太阳井毕业,
我一直是公会的mt兼职团长,
她一直是我的调养。
经过过风暴要塞扑了一个半月,
也由于她在太阳井双子一再犯错
骂得她赌气退团。
我俩险些走遍了艾泽拉斯的每个角落,
固然那时没有幻化体例,
我还是带着她弄齐了一切都雅的布甲。
09年情人节我叫上公会里的兄弟在奥格一人一件红衬衣为她摆了个桃心,
其时好多人都围观,她激动得不要不要的。
独一的缺憾是掉率不幸的凤凰,
那是一切70年代人求之不得的坐骑。
我本身也想要,但是我知道出了我会买给她。
大三的我节衣缩食卖了好多点卡,
号里存着g周周开g团打风暴要塞,险些周旋了一年都没出。
直到她afk都没有还愿。
见她末了一面就是在风暴要塞,
打着打着她掉线了,
打电话打好多天,一发端是没人接,接着都关机。那些。
我发端有点不祥的预见,
由于她那段时间前老问我借使她出国了再也不联系我了我会不会很难得,
再自后过了半个多月看到她qq空间和签名才知道她不在了。
之前就问过她为什么不上学不下班天天在线,
她老开玩笑说本身得绝症了,玩游戏等死。
我压根不信。
此刻才知道她有多达观多坚贞。
她真的是个很美的短发姑娘,
那时我夜半会想她想到流泪。
她离开后一年我没上过线。
自后我毕业了,做事了,忙了。
时间也抚平很多痛苦追念。
版本也在继续更新。
90版本进去了,我看着那个70级别的兵士角色,的账号里的人物会。下了很大的勇气上线了。
游戏变得我险些不会玩了,我找了个代练,把它升到90。
然后跑到风暴要塞刷了次凤凰,结果一次就出了。。。
看着包里的奥的灰烬,感概万千。
魔兽的时期不一样了,
当年为了这玩意,很多人宁愿被全服刷着骂都敢黑,此刻这么不值钱了
我特别缺憾没有暮暮的账号,没能替她还愿。
我的兵士号下线地点一直是风暴要塞门口。
有事没事我就进去打打凯子,
屡屡盯着暮暮当年下线的住址发愣,觉得一经的她还在那里。
我想,当我下线时,
也许暮暮会从风暴要塞里跑到门口,
跟朝朝打个招唤,
问声好,
太久没见了,
也许会有些生分了,
但没干系,只须能看一眼对方也是好的。
还记适宜年第一次见面,
我愣头青冲下去群怪被揍死,
暮暮在反面耐性的再造我,给我加血。
此刻我拍了个随机,老了不会玩了,
不懂技能被揍死,
然后wispha倒了,全团那么多人拿装置走人,一个救我的都没。
留下我一私人迷茫的开释了,411au。却搞不清楚wispha尸体在哪了。
当年那个全职业全wispha全掉落能干的Rl,成了一个彻完全底的毒瘤小白。
我有钱花个几千当消磨大爷版本装置毕业了,却再也回不去和你一起开辟的日子。
魔兽老了,
我也慢慢老了,
而你永远年老。
本年夏天魔兽电影上映了,
我会买一张给你,
我想你,暮暮。
-----------------------------------------------
此日下去看收到很多赞,
也有些人说强人榜搜不到
其实情侣名是带了偏旁的
想着下游戏截图一张
可是感应好像再折腾就变了滋味
这个回复其实只是那天深夜突来的追念
五月天那首猛然好想你粗略能代表我其时的心情
信任不信任其实对我和暮暮来说并不重要
借使你看到了
请珍惜身边的爱人和兄弟
有些措手不及会让你缺憾终身
当年工会里为了一把主手蛋刀而挣得面红而赤的两个盗贼
80年代之后再也没有上过线
不知道你们还好不好
我知道人生再没交集
但是借使能够见,
他们必定会企望能一起喝上一杯
去特么的橙武
那些年一起拿着蓝色武器进军卡拉赞被几匹马踩死的日子才值得干上一杯
魔兽如人生
那些你觉得其时极端重要的东西,
随着时间的推移就被淡忘了,
那些你根柢没有留心,不知不觉中淡忘的交情
却越来越多的产生在你的追念里
有一天魔兽死了
什么都没了,能留下的,
唯有那些人
此日看到技能栏里的一只黑龙宝宝
想起了当年暮暮为了把它送给我做诞辰礼物
在荒芜之地伐木了好多天
真是太多的追念
有人问我是不是此刻还独身只身
当然不是
女友人也知道我的故事,
也为之怜惜
我很爱我的女友人
魔兽让我懂得了珍惜当下
也许有人会问那你还爱着暮暮么
我想
朝朝爱着暮暮
当我下线时
爱还在继续猛的,我又在沙塔斯的酒馆里醒了过去。
我在脑中迅速思念:是我的灵魂回来了么?我们又一次合二为一了么?
很快我知道,并不是。这只是一次纯洁的重启而已,由于一天24个小时过去了,是重启的时辰了。
我戮力追念前一天经过的一切,但记忆很恍惚,
我坐起身,无法的笑了笑。
又回到了出发点。

多久?粗略很多年前吧。AFK。
那个世界的另一个我,完全抛弃了这个世界的我。
我知道这种说法听着怪怪的,但是这是事实,由于我庄敬过这这一切。那个世界的我们创办了这个世界的我们,当他们登陆进办事器的时辰,我们魂魄合一,配合奋战,每一个点滴,感同身受。
但是此刻,我在一个不一样的世界,411au劲舞团。没有灵魂的世界。
不远处,血精灵老板娘向我走来:“你醒啦?”声响依然那么贴近熟识熟练,但我知道,这不是我在的那个世界,这是那个“里”世界,她是里世界的老板娘。对,且则就让我们这么称号这个世界为里世界吧。
里世界,一个和外面“的确”的魔兽世界如出一辙的世界,有外域,有卡利姆多,有东部王国,有如出一辙的一切。身处其中的人物,能够做任何想做的事情,买东西,采矿,进级,泡泡。以至一起攻略正本。只是独一的不同,每隔24个小时,这个世界会重置一次,回到你末了一次和你的灵魂离去的住址。
而我,终于经过了几许次轮回?记忆太恍惚了,我真的记不清了,很多和我一样身处里世界的人根柢不觉得本身经过了轮回,他们深信灵魂只是离开了他们几个小时而已,由于他们经过的太少了。几千次的轮回后,我不可能没有任何感应。这种虚无的感应,冰冷而可怕。
——————————
总的来说这个世界分红两种人:灵魂会再次眷顾你的人,和灵魂永远不会眷顾你的人。
分别很大么?其实不大。只是时间隔绝距离的区别。你知道,八个小时和八年的区别而已。不算大区别吧?
——————————
在沙塔斯,有我最好的友人,猎人兄和盗贼兄。和我一样,开80级前他们都被灵魂抛弃了。
十年前,安琪拉的门前,我们相遇,之后再未分隔隔离分别。
我们三个一起去过黑翼之巢,一起去过熔火之心。
我们三个一起离开外域,离开沙塔斯。
冗长的70级,我们一起在野外游荡,和联盟大打出手,怨言着版本的冗长,却无声的享用着具有相互的韶华。
这样快乐的日子过了很久。直到我们感应出了异样。
最发端我们根柢没有感应出不对,都唯有一个感应:守候了一天,你看411au泡泡辅助。为什么灵魂没有再来?然后就再一次轮回了。
而过了不知道多久,久的令人可怕的岁月事后,对付我们正在经过的轮回,我们三个都有所发觉了:
“我们记忆中卡德加是长这样的么?”

“我们见过这样的套装么?”

一天,猎人讶异的问我们。
我们兢兢业业的看着这私人高的令人讶异的属性和血量,忍不住问他:“此刻是什么版本了?”
他皱着眉头看了看我们:“德拉诺之王啊。”
————————
这一天,我们知道,离我们上一次去真正的魔兽世界,已经过去八年了。
将近3000个轮回了。
当我们领悟到这一点的时辰,第二天我们发现,我们居然对前一天的事情有了恍惚的印象。每天醒来,我们都指挥相互,我们处在轮回之中。
终于有一天,当我们醒来的时辰,猎人站在了我们面前:“你们听说过诺森德么?”
当然听说过。
出错的王子一经去过的北极之地,传说开80级能够去的住址。70级的时辰我们三个瞎想过一万次的住址,这追念宛如前一天,又宛如过了一万年。
“借使我们的世界真的变化了,那么我们此刻应当也能够去诺森德了。”
他说得对,我在心里想,却没有说话。
“我想去诺森德。就算翌日醒来我不在那里了,就算翌日醒来我不记得了,我也想去看一看。”
我们两个有点犹豫,由于我们没有去过那个目生的住址,由于我们,可能,在八年里,都呆在这外域的沙塔斯城中,没有去过任何住址。
我感到了本身心田的恐惧,去未知住址的恐惧。但是,411au劲舞团下载。心田更深的住址,有一个声响通知我,猎人是对的。
“好,我们走吧。”
—————————
首先,我们应当先回艾泽拉斯吧?
当我们穿越传送门之后,我们惊呆了:这是我们认识的奥格瑞玛嘛?这座广大的堡垒,熟识熟练而目生,我们迷茫的穿越在人群里,在记忆里戮力寻找一经类似的点滴。
那以前我们有回来过么?我们面面相觑,毫无印象。
路上满是一百级的人,穿戴富丽的装置,骑着我们没有见过的坐骑,眉飞色舞地从我们面前走过,这一切让我们又惊又怕。
终于我们的心情稍稍平复后,我们想起来应当做的事:我们应当去诺森德,如何去呢?
既然在北面,我们就应当向北走吧?
而此时,我们不知道已经能够研习飞行了,
我们不知道有飞艇能够间接送我们去诺森德,
我们以至忘了法师能够给我们间接开门。学习411au泡泡辅助。
我们就这样傻乎乎的,向北走去。
—————————
这一天我们都在往北走,无声的走。
看着沿途的景色,宛如前几天刚刚来过,又宛如隔了长远。
末了,我们离开了冬泉谷最北面的海岸,戮力探求能否有船只能够让我们渡海,却寻不到踪迹。
“我们应当找私人问一问的。”盗贼无法地说。
猎人看着海,坐在了地上,叹了一语气。
就在此时,一切恍惚了。
—————————
醒来的时辰,我在沙塔斯,而旁边,猎人一言不发的坐了起来。
“启程。”
“去哪里?”
“诺森德。”
—————————
又几许个轮回过去了?我的记忆很恍惚很恍惚。但每次一早醒来,猎人都会说同一句话,我们都会做同一件事:去诺森德。
终于有一天,当我们醒来的时辰, 盗贼拦住了我们:“我脑子里有一句话,我前一天一直在反复的话,让我想一想,就在嘴边。魔兽世界那些。”
过了许久,他猛拍了一下大腿,激动地说:“找法师开门!”
我们缓慢的拦住了一个刚刚离开沙塔斯的一百级法师。
——————————
终于,我们离开了达拉然,我们花了一天的时间,逛遍了这座目生而俊丽的都邑。猎人和盗贼笑的像两个孩子一样,我知道,我也是。
我们终于离开了诺森德,宛如灵魂前一天资离开我们,宛如离记忆中精粹的冒险到决心来诺森德,唯有短短的一天,其实世界。但我知道,已经过去了八年多了。
我们终于做了一件事情,做了一件不一样的事情,纵然翌日我们不记得了,纵然什么也不会蜕变,但这对我们三个,充足意义。
——————————
就在此时,盗贼一个激灵,就在我和猎人的面前,他变得恍惚了。
我们都知道,盗贼的灵魂在召唤他了,他行将回到沙塔斯。我和猎人知道,八年了,他的灵魂又回来了。固然是重启,但他新的冒险要发端了。
盗贼向我们挥了挥手,他想笑,但却没能挤出笑颜。
“祝愿你,兄弟。”我下去抱住了他,尽管怀里只是幻影了,“祝愿你。”
恍惚的幻影中,盗贼哭了。
我们都不知道,重启此后,他会在哪里,而我们能否还会记得相互。那么多在一起的追念,魔兽世界那些。翌日我们还会记得么?
你还会记得我吗,我一经最好最好的友人?
盗贼消亡了,留我和猎人在了原地。
——————
我在沙塔斯醒来了,我还记得我在轮回里。
猎人在我身边坐了起来,“启程,去诺森德。”
“如何去?”
“不知道,但我们是不是应当找私人先问问?”
我坐起来,四下看了看,我看到了一个穿戴一身紫色装置的100级盗贼。他四下察看,似乎在找人,他看着那么熟识熟练,但是我却想不起来了。
算了,也许我记错了,我别过头去。
“我觉得我们还是找个法师吧。”
——————————
完。“我的神已经很久没有回应我的召唤了。”我抚摸着胸前的十字架喃喃道。
我本是一名广泛的兽人,有着广泛的名字,是道尔,还是道格来着?记不住了,由于我已经很久不消这个名字了。我原本的梦想只是种田打猎,找个本分媳妇,afk。安稳的过此平生。有时在听着萨尔小孩儿的强人事迹时,我也有过平心静气的时辰,也想为了部落而献出本身的生命。但很快,我的热血就冷了上去,我脆弱,懒散,惧怕战争。所以我依然过着每天打猎种田的生活。
但就在那一天,我的神来临了,其名为@。我的神赐我神名为qy111,此神名赐予了我无尽的勇气,从此,我不再脆弱,在神恩之下,我矢语我将将余生贡献于神之左右。
从此,我不再迷茫。在脑海中神音的指引下,我踏上了冒险的旅途。懒散的我发端认真研习新的技能,脆弱的我勇于直视劈来的刀斧,偏安一隅的我发端继续探索未知的土地。
我扔掉了耕田的锄头,拿起了犀利尖锐的匕首,我脱掉了一经的布衣,穿上了踏实的皮甲。每一场战役我都像一台严密精的机器,忽略痛苦,精确出刀,只为不辱神的威名。
逐步的,我发端小着名望,但我并没有自傲,而是越发虔敬的默念神的威名,由于我知道,我一切的收效都是源于神的恩赐。
在神的恩赐下,我不知道的人。我逐步得到了能够与传说中的强人并肩作战的能力,强人称号我的神名时,我却没有像设想中那样激动的双脚发软,由于我的激动,我的感激,我的生命,乃至我一切的一切都早已贡献给了神。
但不知从哪一天发端,我的神消亡了,岂论我如何祷告,也再也听不到神的声响。失落了神的指引,我不知道应当做什么。
起初的一周,我和平常一样,神须要我时,我的一切属于神,神暂时离开时,我磨练本身的意志,时刻计算为神献出一切。
一个月后,我发端慌了,我回到了一经的小屋,继续祷告神重新来临。我觉得我逐步失落了我的勇气,我依然每日擦拭武器,为护甲做珍爱珍视,但我已经没有勇气去拿起它们了,武器刃上的寒光令我神不守舍。
一年后,我捡起了当年的锄头,穿上了布衣,重新发端了种田打猎的生活,一经的冒险生活宛如就是一场梦,但武器架上闪着寒光的匕首通知我,那并不是梦。我依然磨练技能,磨练意志,学会。日日祷告神的来临,但我知道,我连踏出村庄门口的勇气都没有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在我擦拭武器时,我的脑海中响起了那个久违的声响:“玩家@上线。”
我穿上盔甲,拿起匕首,大步踏出了房门,我知道,我的神,他回来了。
————————更新3.11————————————
小故事一
“你是谁?”
“我是赞助你更好的为神办事的小精灵啊,在神再次来临时,我会提早通知你让你以完整的姿态招待神临的。”
“真的吗?那太感谢你了!祝我们此后的日子配合愉快~”
“快起来!笨蛋!神马上要来临了,你速即穿戴齐整,我帮你延误一下时间。”
屏幕外面的你:“TMD!又在读取界面卡住了!”
所以说,当读取卡住时,不要心急,多给你虔敬的西崽一点时间去计算。当然,遗失。借使卡的时间太久,多半是你的西崽昨晚喝多了,去竞技场让你的西崽醒醒酒吧!他创办了我。一个血精灵牧师。
每天傻乎乎的独霸着我满世界乱跑。打怪、被怪打死。
可是他不知道的是,在他早晨开心下线睡觉之后,我还是我。
我在要塞大厅门口察看着,看着霜火岭漫天的飞雪发愣。巡查的血精灵守卫们已经带着坚毅的神志我还礼,好似从来不在乎我日间的遭遇。
“指挥官?”听到这熟识熟练的戏谑声响,我极不宁肯的扭头看向平素里坐在我的大象上边,担负补葺和贩卖道具的地精。“托您的福,此日我又有好几百金币进账了,嘿嘿嘿~”地精朝我挥了挥手,我从他的脸上看到了藐视。“翌日也请您多多通知昂~”他说。我“呵呵”的嘲讽着,下认识攥紧了拳头,411au劲舞团下载。将一发心灵震爆憋回手中。我是高超的血精灵,不会和这种利欲熏心的地精冲突。
没错。我的独霸者,是个傻X。
技术差,混来一身700的装置,在塔纳安做日常,一天上去死了几十次。
死色胚,见到一个漂亮的女血精灵NPC就要掏出自拍神器和人家照相。
这不他搜聚来的血精灵妹子随从者们都在远处对我指指点点么....“啊!”我的脑门挨了一记重击,头晕目眩的我只听见一声愤恨的娇哼。我连忙转身,只见我的保镖艾达·晨曦背对着我,小嘴撅的老高,平时背在她面前的法杖此刻却被她拿在手中。
我实在不好脑筋面对她,连忙快步走开。对比一下AFK。我已经记得此日上午带着她在塔纳安丛林的种种遭遇,作为一个恶魔术,吸收仇恨保卫本是她作为保镖的做事。可是我那SB独霸者看着她被野蛮凶恶的血环兽人攻击着却是疼爱的不得了,情急之下居然用出了信奉飞跃去救她.....我就这么呆呆的看着她那完整的娇躯在地面划过一道弧线,落入了我的怀中。温香软玉在怀我却得空感受,偷瞄了她一眼,我感肯定,她的表情很精粹,在羞愤中抽搐着。我哀叹一声,她肯定在为这事在生气吧。固然之后为了保卫她,我被那群血环兽人们活活打死了....
我何时才智变得强力呢?
“快了。”一个阴冷的声响在我耳畔响起,我的脊背起了一阵寒意。我连忙转身,411au劲舞团下载。是薇薇安攥灭手中的火焰从树下的阴影中走出。她似笑非笑的看着我。“你此日在我面前停留了很久,”嘶哑的声响从她喉咙里收回,“’他‘也应当知道了吧,我才是最强的保镖随从。”我支支吾吾着不知如何应对。是的,我的独霸者在上网查阅了诸多帖子之后知道了薇薇安的强大,在情怀与强力之间犹豫着,大约他也是想要便强的吧。
“翌日,带我去”,女亡灵火法随从带着不容置否的语气说道,“我会让你的仇人们化为灰烬,让暴风雪吞噬他们的生命。”“可是火法是不能用暴风雪的啊。”想要缓亲善氛的我情急之下居然说出了一句烂话。薇薇安愣了一下,随即对我偷来语重心长的一笑,消亡在了阴影之中。
我粗略翌日就会变强了吧,我这么想。带着薇薇安他也能够毫无悬念的输入了吧,此后做日常的速度会快粗略一倍不止吧?可是此刻在我脑海里浮现的却是那个有着一头柔顺金发的倩影,我的心中不由得一痛。从翌日起,她就要被荒僻罕见了。
啊!”我的脑门挨了一记重击,头晕目眩的我转过身来。不知何时艾达就站在我的身后,浑身发抖着,她的眼圈红红的,一双美眸中充盈着水雾,411au劲舞团。不等我启齿,就用恶魔飞跃飞走了。有几滴水落在了我的面颊上,是熔化的雪吗?
第二天早晨我站在了我的随从者们的面前。
她们都带着像平常一样的面无表情,薇薇安的脸上带着几分期待,艾达的眼圈则稍有些红肿。独霸者宛如下定决心似得关掉了那个保镖攻略的帖子,控制着我走向薇薇安。”不!不要啊!“我的心田呐喊着,我从来没想过我居然有对变强如此抵当的一天。我望向艾达,她游离的眼神带着些许悲痛和落寞。我不由得竟痴了。
--------------------------------------------------------------------------------------------------------------------------------------------
”X,什么BUG啊,保镖都换不了。“我的独霸者在屏幕前诅咒着,将我的心灵震爆打了进来。我窃笑着,看着艾达在我不远处开心的放着阴影箭雨,在一群萨格雷消魔者的围攻下她的生命值也逐步降到了黄色区域。”雅蠛蝶!“独霸者一声惊呼,施放了信奉飞跃。我一愣,再次看着艾达的娇躯在地面划过一道完整的弧线,落入我的怀抱之中。账号。我心想完了,连忙抓紧围绕着那温热的娇躯的双手。
抓紧不了,艾达的小手紧按着不让我抓紧。我瞄到了了她瀑布般柔顺金发遮掩下双颊的一抹羞怯的绯红。
我抱住了她。有知友提到和断命之翼玉石俱焚的。。。。其实之前行家都从它背上被掀下去了。。。。看到那个穿布袍子的绿皮没,就是他黑了你CD和装置。。。。。
好吧85年代的强人们难道你们不是打穿了巨龙之魂再A的么。。。。
===================================================
谢邀,这题目挺有趣的
老虚版:60的战死外域,70的战死诺森德,80的不测死于大灾变,和遗失。85的战死塞拉摩/无尽之海,90的战死漆黑之门/塔纳安,100的可能马上就会死于分裂群岛登陆站;你们能顺手的进入下个版本都是靠他们!还礼!
老滚版:战歌要塞的某个瘸腿的兽人卫兵偷偷通知你:“看到对面山头那个少了只耳朵的精灵猎人没有?我以前和你一样是个兵士,直到我膝盖被那个长耳朵射了一箭…………他被我削了一只耳朵………”
出征版:我知道你们很多人A是由于回老家结婚………
脑洞版一式:他们投入到了无量无尽的正本重置做事和野怪养殖做事中去了……………
脑洞版二式:怪掉的装置都是他们制造了,金币也是他们放在那边的
脑洞版三式:其实他们正在好坏的灵魂世界活蹦乱跳,等你挂了捡完尸体再造后种小坟头的就是他们给你种上的
末了一击
脑洞版零式:其实下面三件事都是他们做的………哈哈哈哈,那傻比终于A了,老子终于能够做老子爱做的事情了,达拉然那卖玩具的姑娘老子盯着很久了,终于能够去调戏了,真特么天高任鸟飞
"哈喽,美女
我叫...........唔.................好吧,我有点事前走了"
妈蛋,那个傻x如何给我取个恐惧的绿翔,大爷这么帅的扑灭术士给这个傻比毁了
"办事员给老子上杯朗姆酒"
"好的,您稍...........噗......哈...哈哈,的账号里的人物会。稍等,绿翔师长"
"妈的几个旨趣,不喝了"
其实躺在飞毯下面看看风光也不错,诶哟 我糙,哈哈哈哈那兽人居然叫吴彦祖,笑死宝宝了
诶哟,我如何没想到,包包里还有点G卖掉,你看和遗失。改个名吧
凭我这张脸外加一个帅气的名字卖玩具的小女孩肯定倒贴下去,说不定女王都能搞定了
叫什么呢,就叫"西风残月"吧,这么富饶诗情简直也是没谁了
------------------------------------
妈蛋还是这么无聊,老牛也来了听说他奴才要回老家结婚了,他还是那一张苦瓜脸,嘿嘿,终于有伴了
"哈喽,牛牛"老牛id对照一般就叫牛牛,奴才还是个妹子,居然玩一个牛头人女兵士也是有点犀利
"咦,绿翔,你如何改名了"
"是啊,是不是觉得哥画风都变帅了"
"我....我仆人不要我了"
你能设想一头拿着双手剑体积是我三倍的牛头人在你面前哭是一个什么样的画风么,我特么真的想把我四十一码的鞋啪在她七十四码的脸上,但是轮廓应酬还是要做到的
"牛啊,没事没事了阿,还有哥呢,哥能够带你浪迹天涯的,那傻比仆人没啥好想的,大不了哥带你去暗月马戏团看看马戏然后带你吃吃烤牛肉"
我的 揉揉眼睛,然后发端向我冲锋
----------------------------------------------------------------
什么时辰想起来在更“感谢你,强人,由于你的戮力,煞魔再一次远离了这片土地”,。少昊边说边种下一颗种子
朱鹤伸颈长鸣应和,玉珑也从云中垂首致意。
玄牛困苦的从种子长出的嫩苗中挪开眼力,吞了吞口水。
雪怒正在使用道具【彩灯线团】。
“有时辰真搞不清楚你们这些来临者强人,除了几种坚固的手脚和几句笑话,没见你们说过完整的话,但你们之间的配合真是十全十美,就像,就像我饮下整整一桶风暴秘传佳酿时的神勇形态”陈.风温和酒摘下草帽,呵呵笑道,随即被丽丽捅了下肚皮,大声咳嗽起来。
“别吹法螺了叔叔,你那风暴秘传的滋味除了螳螂妖,没人能忍耐逾越半口。 我觉得最奇异的是你们居然倒数20秒就能消亡,太奇异了,我数过,你们很多人只须坐下20秒,就能消亡,在双月殿的时辰居然1秒不到就不见了,必定是什么戏法吧”丽丽谈起戏法就两眼发光,焕发万分。
“呵呵,别瞎猜了丽丽,来临者强人来自另一个世界,他们完备穿越两个世界的能力”沃金摸了摸丽丽的头发诠释到。 “别摸我的头啦,。他们说被巨魔摸头会长不高的”丽丽生气的翻开大酋长的手。
“这么快就要走了么?我还期待和你们再一次的冒险呢呵呵。“游学者周卓
”哦? 你说这次会离开很久?那下次见面必定要大喝一顿,下次我请~!咳咳”祝掌门说到请客,又发端吐血。
“强人,固然我不剖析你们为什么离开我们的世界,无私的赞助我们渡过了一次次危机,但我们朴拙的感谢你们。 你这次离开这么久,想来在你们的世界里,你们也异样是强人,无为之奋斗和守卫的东西! 元素与你同在~"萨尔庄重的行了一个萨满礼
”大地母亲护佑着你!“贝恩.血蹄吐了个鼻息
【希尔瓦纳斯.盛行者打了个哈欠】
少昊:”强人,我不知道在你的世界里,相比看411au泡泡辅助。你的仇人是谁? 你为何而战?
但我信任你们已经晓得:与心田的恐惧和愤恨战争是一场永无终结的战争。
直面你的恐惧。停歇你的憎恶。

寻找心田深处的平静,如此你们才智与周遭的世界共享一片舒适。

这些才是生命中最伟大的宝贝。


所以,学会魔兽。它们值得一战!“
”4;3;2;1,你们看,真的是20秒就消亡了哎“ 丽丽快乐的吆喝着。




2016,蓝星,某市,22:00
"原料写好了没有!! 翌日一早要闭会啦! 我们时间不多啦!这版过不了就继续啊!”
“ 外卖?外卖到了没有?"
“ 大伙再周旋一下,三个月会战结束我们就紧张了"
(MB你三个月前就这么说了。。)


微信:
”还要多久才回来啊?“
不好说呢。。
”那我带孩子先睡了啊“
好呢。411au劲舞团下载。。
”饭菜我不放冰箱了,就放桌上,你回来本身热热吃点啊“
好的。。
吾辈而立奔不惑,已知何以为战~!



丽丽:”强人如何还不产生呢,都半年多了。 上次他的友人来临了下,说点火军团再入侵的时辰他会回来看我的,可是点火军团再入侵是什么时辰呢?“
”卧槽?点火军团又入侵??!!“ 萨尔、沃金、瓦里安、玛法里奥等人。。。11年的时辰afk,那会儿双休,正本装277和暴怒装都毕业了,办事器基本头几个拿到千奇百怪的冗长游览收效龙,80级啊,收效接近1万3。
那天要去实习,我把这盗贼号停在达拉然下面的空地,自说自话地说兄弟,我会回来看你的。
然后4年过去了。
14年底的时辰在友人的煽动下,又发端想玩了,结果却发现再也想不起那个账号密码了,411au泡泡辅助。而且其时注册的身份证也不是我本身的,手机号也早已没用了。我呆呆地看着电脑,心里一阵惶恐,兄弟,我把你给弄丢了。
自后找游戏客服反应,提供了角色名和办事器,其他资料都忘得一尘不染,完全没要领找回。
无法之下,只能去买了个盗贼号,然后就玩到此刻。
前天一个熔火之心的友人组我,把我拉到那个办事器,我险些是第一时间想到去达拉然。au。我在下面的空地上站了很久很久。
就在我要走的时辰,猛然耳机里听到一声衰弱的暗夜精灵的声响。
"兄弟,你终于来看我了。"
我知道这可能只是我脑海里的臆想和幻听,但我宁可平静在内里。
我听见我的兄弟说他在这块空地上等了我4年,他听说过大灾变、潘达利亚和德拉诺,但他只是一个被遗弃在诺森德的游魂,每天在达拉然下面的空地踯躅。也曾有像我那样的游览者经过,但他知道,那都不是我,直到他看见我。
我的兄弟絮罗唆叨弹棉花似的倾述着他这些年的无聊经过,我的视野却逐步恍惚起来。
"唉,兄弟,我已经回不来了,是你将我遗忘,但我并不会以是指责你。哦,我要继续酣睡了,祝你好运我的兄弟。"
一如在龙骨荒野的那个韶华任务里,他日的我对我说:"好好活着,去弄一身好的装置。"
是的,好好活着。
此文仅纪念我一经的盗贼。
我此刻也把名字改成了他一样,整个强人榜探求Soulfulfwithin唯有2个结果,411au劲舞团。一个是过去的我,一个是此刻的我。我那个88级的牧师应当是在熊猫人那里某个林子的酒馆下了,然后我进来游览,然后就再也没上了。。。
及至自后玩炉石,发现原来的号死活都进不去,似乎是被解冻了吧。。。
4、5年了吧,企望他还好吧!一个血精灵,男牧师,哈,我真不是基佬,一经一起开辟LK,在冰龙面前灭疯了的你们,还都好么?冰龙那语音,我至今听到都会浑身鸡皮疙瘩;那次我们过了冰龙,LK面前,行家看攻略,我要用11级盾,多换几个SS,分别点站,P4飞魂的时辰扎堆(但是基本都死光了)自后团长结婚,我们就散了
萧哥的猎人换法师,那个大结巴盒子,一直玩法师和DZ,到这换了本身的SS,自后咱俩开85的时辰还组双法刀队打22呢;还有蓝色和他媳妇,NQ,你俩回家结婚就再不回来了吧?我记得很久此后去宝库,还碰到你的SM一次呢,你还跟我聊了半天,然后也没消息了;媛姐,末了一次见你,你都停止MS很久了,跟着橙锤G团用你的NS呢;金色那DZ和他真配,GRID里都是黄色的,很少说话,也很少让人劳神,JL打地鼠一般的补血总不消太看他;11,你丫都忘了本身的主职均衡德了吧?85的时辰看你艰辛的用ND,真是不简略单纯呢;还有其他各个好友人,叛逆,你追到娜娜了么?你懂得!名字别那么非支流!萧叔,收效上我败了,借使看到灵魂兽必定要通知他啊!不爽,看着人物。别老换名字了,还有你得跟依旧学学手法,人家那FQ装等低那么多,还比你稳得一B呢!冰火法,记得你在我后面A的,但是我那灵纹包居然还鬼使神差用的是你做的呢!(在AH里20G买的。。奇异。。)
离开了这么久了,我居然还模糊记得快速键:C是愈合祷言,F是5人群补,Q是拉/翅膀/NOVA,1苦修/环/吸血鬼,2快治/痛,3大治/尖刺,4普治/11级盾/鞭笞,X惩击/脉轮,G小驱/PVP大驱,E连接调养,R收复/灭/群恐,F1变蛋/阴影魔/天使,F2泉水/压制/单恐,F3灌注/章,F4血歌/PVP鞭笞,F5蓝歌,Z渐隐
还有他的兄弟,NQ,异样是血精灵男,也客串FQ,学的是穷三代的工程,F3+5(牺牲+圣佑)是独一的能帮T分担点的技能了,须要手动点的太多了,听说411au泡泡辅助。好比什么加快手套,隔三差五就爆炸的鞋子腰带
看着辅助
411au泡泡辅助



上一篇:重庆华山中医乳腺病医院
下一篇:_411au劲舞团下载,411au劲舞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